簏簏和

善变的我
时而处于
“不相信自己的人,连努力的价值都没有”这样的状态
时而又处于
“你努力过后才发现,智商的鸿沟是无法逾越的”这样的状态